尊龙这个当年风靡整个亚洲的美男子在消失了1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06-25 03:59

  回望过去的种种苦难,尊龙却说没有什么真正糟糕的事情在他身上发生。他是一只会发光的蝴蝶,即使在黑暗中,也拥有属于自己的光。

  1987年,电影《末代皇帝》横扫奥斯卡金像奖各种奖项,但影片主演尊龙却不开心。

  他觉得末代皇帝是一个很可怜的人,至今尊龙仍然记得拍这部戏时,那种侵蚀入骨的孤零零的感觉。

  末代皇帝溥仪的悲凉命运,在夹缝中生存的境遇,又何尝不是尊龙真实人生的写照。

  总是在门外张望的尊龙,命运的嘲笑,一直在不远处等着他。种种繁华凋落之后,最终徒留末代君王像失魄的老人一样老去。

  尊龙曾说:“我不是特别会做人,我没有家,没有父母,没有名字,没有读书,没有童年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我不大懂。”

  1952年10月13日,尊龙出生于香港。他一生下来什么都没有,被人赤条条地放在一个冰冷的小篮子里。

  后来,一个妇人将尊龙收养,那并非他不幸的结束。因为那时候,收养儿童者是可以领到补贴的。

  老太太日子过得拮据,身患残疾,加上性格古怪,经常对尊龙进行打骂。小小的孩子,身上布满了伤痕,那时的他不知道明天等待他的会是什么。

  由于家里太穷,可怜的小尊龙从未吃过肉。他只能一直吃冷饭与面团,那时的他能吃上一碗酱油包饭,就很满足了。

  许多年后,成为影帝的尊龙回忆:“小时候有一碗饭吃,有半个咸蛋,有一个篮子是我睡觉的地方,我就很满足。”

  有一次,养母把尊龙扔在了香港的巴士车站,敏感的他已经默默猜出了养母的想法。但是他没有哭也没有闹,两人就这么静静对望着。

  当时的尊龙没有家人和朋友,非常孤独,他就每天站在隔壁邻居的茶馆门口,望着高处的黑白小电视,呆呆地看着那些关于神话的电影。

  命运是个奇妙的东西。尊龙因为一出生就被父母丢弃,没有受过来自家人的教育,所以想象力代替了他们的角色。

  7岁那年,到了上学的年龄,养母却无力支付学费。有次尊龙听到她对邻居说:“他长得还行,总是喜欢动来动去,何不送他去学戏,还可以挣钱......”

  在学习京剧的戏班子里,他一直被其他孩子合起伙来,欺负辱骂。他们知道尊龙没有父母,并且长得又像外国人,就骂他是野孩子。

  尊龙忍无可忍,就和他们厮打起来。一个人毕竟打不过一群人,鲜血混杂着眼泪,一直流淌到脚上。

  由于没钱看医生,尊龙就去找裁缝粗糙地缝了8针,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可想而知。

  学戏同样备受煎熬,他早晨七点起床后,第一件事便是靠墙倒立。由于长期的肢体训练,巨大的练功房里,到处都是他一圈又一圈的汗渍。

  他每天无时无刻不在训练,一整天都没有停止的时候,活动区域也被严格地限制,直到练习到晚上十点。

  十几岁的尊龙,作为一个小孩,不会有太多的认识,只能理所应当地接受,那就是他的日常生活。

  不仅如此,还要遭受来自师傅的责打。小小的孩子哪能承受得了这么多,他想要逃离,可是他没有家,又能去哪儿呢。

  在戏班子这一学就是七年光景,也是这里给他日后的演艺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对于那时的尊龙而言,回报则是当他明白这些训练的意义以后,会异常感激那时的自己。

  正是因为那艰辛的付出,才让他后来演得了《末代皇帝》、《蝴蝶君》、《魅影奇侠》等影片中,超乎平时生活的角色。

  18岁那年,尊龙收到了一个美国家庭的资助。于是他以偷渡客的身份,独自远赴美国,想要与过去告别。

  初到美国,他一句英文都不会讲,于是报了成人英语课。为了付学费,他白天在迪士尼乐园卖冰镇薄荷酒,晚上上课。他学的很快,一年后语言表达能力好了很多。

  早年学习戏剧的缘故,让他对表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他勤工俭学,终于在24岁那年,考入了美国戏剧艺术学院。

  身为亚裔的尊龙在片场总会受到各种歧视,他虽然每年都会参演电影或者舞台剧,但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配角。

  曾经在试镜的地方,为了竞争一个售票员的角色,他站在那里等了几个小时,手里拿着一张纸条,上面只写了一句话:“请拿好您的票。”

  完全轮不到他说:“我想要更深刻的角色”,现实就赤裸裸地摆在那,可是尊龙还是有着自己的坚持。他表示自己身为亚洲演员,这是自己的优势,而不是劣势。

  那段漫长的艰难日子,尊龙过了将近10年。他不被人需要,不太能融入圈子,身在异乡的他感觉自己与他们不在同一个轨道上

  直到1980年,尊龙被导演岩松信相中,并被邀请主演了由黄哲伦编剧的舞台剧《F.O.B.》。

  随后,他自导自演了舞台剧《铁路与舞蹈》,同时包办该剧的舞蹈编排和作曲;同年,尊龙凭借这两部作品,获得第25届奥比奖最佳表演奖。

  他的坚强,终于让他得到了命运之神的眷顾。这时,尊龙的“表演人生”才刚刚开始,并有无数个可能。

  凭借出色的表演力,《冰人四万年》中原始人的角色自然就给了他。接下来的事情,就像滚雪球一样顺畅无阻。

  33岁那年,尊龙出演了电影《龙年》,在其中饰演一位黑帮老大,他将这个角色诠释得立体而迷人,也凭借该片入围第43届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最佳电影男配角奖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他对表演的偏爱,源于对缺失的人生的探索和寻根。彼时尊龙的才华与魅力,还未真正被挖掘,直到《末代皇帝》的出现。

  1987年,《末代皇帝》的导演贝纳尔多·贝托鲁奇在找寻溥仪的扮演者时,尊龙是第一个试镜的人。

  导演一眼就相中了他。他举手投足间都带有一种贵族与忧郁的气质,满足了人们对于角色的一切幻想。

  溥仪的悲惨人生,尊龙深刻地体会到了,他时刻准备着以末代皇帝的身份,面对历史的变迁和偌大的紫禁城。

  影片中他的最后一个笑容,看得令人心碎。那身不由己的传奇人生,一生的无奈,被尊龙演活了。

  在他看来自己和溥仪一样,自生下来便被命运裹挟着,孤独无助。无形之中,他早已和角色融为一体。

  《末代皇帝》上映后,轰动了世界影坛。在第60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仪式上,一举拿下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等9个奖项。

  尊龙获得全球奖最佳男主角提名,那段时间他的广告片酬是华人圈里最高的,被海外媒体称为“演艺国度里的哲学家皇帝”。

  当所有人都觉得尊龙会继续在好莱坞,大放异彩的时候,他却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:回到祖国,拍一部真正属于中国的电影。

  程蝶衣从小被母亲抛弃,送到戏班子学习京剧。被打被辱骂,如此相像的经历,让尊龙在程蝶衣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他喜出望外。

  为了能够出演《霸王别姬》,他主动自降片酬,还果断拒绝了一部法国电影与一部百老汇舞台剧,损失数千万。

  后来,有无良媒体报道尊龙错失角色的原因,是因为他耍大牌、要求高片酬等等。

  对尊龙来说,支持他放弃美国如日中天的事业,选择回到祖国,只是因为自己的信仰。

  也许是为了弥补心中的遗憾,几乎是同年,他便出演了另一部也和戏曲有关,同样是两个男人相爱的电影《蝴蝶君》。

  1987年尊龙主演《末代皇帝》,童年溥仪得知奶妈离宫时,曾哭着说过一句话:“她不是我的奶妈,She is my butterfly(她是我的蝴蝶).”

  六年后,尊龙接拍《蝴蝶君》,电影中反复出现的恰恰正是这句对白。上天冥冥中,早已注定好一切。

  那是一种哀婉凄绝的遗憾。他的眼神乍一看漂亮,再望深一点,却是看不尽的沧桑寂寥。

  在出演这个电影后,尊龙也曾接受关于同性恋方面的采访提问,对此他的回答是:

  纵使历经了太多的苦难,尊龙仍持有一颗悲悯之心,他受过的苦完全没有抹去他内心的善。他对周遭的一切,都有所敬畏。

  一旦中国有戏邀请他,不在乎片酬多少,不管在好莱坞的戏有多好,他都选择拒绝。

  回国后,他签约了“炒作大王”邓建国的公司,2007年接连拍了《康熙微服私访记5》与《自娱自乐》等与他气质极不相符的乡土影视作品。

  这位心怀故土的游子,为了不耽误拍摄的进程,多次谢绝美国CNN专门来华的采访,以及国外诸多皇室的招待会邀请,还有数不清的高端电影界活动。

  但遗憾的是,他如此赤城地努力,这些作品却收视惨淡。并且很多人因为这些事误解他,嘲讽他,说他在美国混不下去了,就回国捞钱。

  在演艺工作中,他学会理解生活的意义。从一开始,尊龙就不在意人生的得失,骨子里的清醒是他的某种宿命。

  随后,尊龙淡出影坛。他不认为那些邀请他出演的影视作品,有适合他的角色,他不想重复自己。

  他最经常说的一句说是:“我从来没有失去过自己,如果我不演戏,会去选择研究哲学。”

  尊龙不想活在无知的恐惧里。匆匆流年,他正在用另一种方式释放着对于活着的全新感悟。

  “我都不记得了,因为生活已经待我不薄,我也不太喜欢记住艰难的事情,我只记得那些令人鼓舞的时刻与那些慷慨友善的人。”

  他觉得自己一生最大的成功,不是成为多么好的演员,而是可以为养大他的那位女士掉眼泪。

  有一年,尊龙回香港去找当年收养的那位女士,见面的时候他没有哭,因为他放不下那口怨气。

  直到他看见老太太的牙没了,回到酒店之后,他流泪了。尊龙给她钱让养母去做牙,可是养母觉得太贵,不愿意去做。尊龙对她说:“没关系的,多吃一个月一个星期也好。

  在他看来,对世界不宽容,就是对自己不宽容。自那以后,他坚持赡养曾经打骂自己的养母,直到为她送终。

  在他看来,对世界不宽容,就是对自己不宽容。自那以后,他坚持赡养曾经打骂自己的养母,直到为她送终。

  尊龙直言,自己因为没有父母,也从来不过生日,所以不会有时间流逝的意识,如今的他直接对年龄无感了,也少了那种心慌的孤独。

  “我一直特别喜欢陈冲,她是我的天使,但是最后陈冲还是嫁了给别人……因为我没用嘛,我让她跑掉了。”

  经常在各大论坛上,看到关于“尊龙为什么不红了”的类似言论,想来也是过于滑稽。

  这个没有亲人的孤儿,为了有个家,他将两棵千年古树,认作自己的祖父祖母,经常冥想落泪,这足以让他感到心安。

  尊龙穷尽大半生,去寻找生而为人的意义,而不是转瞬即逝的、细枝末节的物质上的存在。因为他很早就意识到,那些东西并不能吸引到自己。

  回望这67年的坎坷人生路,尊龙仿佛从未与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亲热过,他沉浸于自己的世界中,永远是那个骄傲的为自己加冕的“末代皇帝”。

  那种光芒从不需要别人给,尊龙的纯净是因为无论世界多么污浊,都无法让他的身体或者灵魂蒙上尘埃。

  出世多年,尊龙依然高贵。如今的他已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,从孤儿到隐者,他值得享受苦难过后的那份宁静。

  尊龙回答:“我不会有墓碑。死人不需要霸占地方,烧掉就完了,拥有过就是永恒。”

电话